无标题文档
  关闭 打印本页
 
  共有 3673 位读者读过此文 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】    
 

这宗冤假错案难道要永远沉淀下去吗

  发表日期:2009年8月2日   出处:则鸣        【编辑录入:shiye

 

 

 

高级工程师李义尤于19878月从海南农垦局机关调入市农业局,安排到东方公司属下白云机电厂工作。正当壮年,才华横溢,本当大干一翻事业。谁知该厂领导借改革之机,以权谋私,大搞公产私化,先把一个车间给外人承包搞乱而不了了之。1988年初再把下属五个车间科室合凑成机械分厂,送给原承包搞乱而跟厂长关系特殊的临工再为承包人。李为阻止国有资产被瓜分、蚕食,在职工推举及支部书记的支持下,李写了十条治厂方案,毅然与这个临工争聘承包厂长,结果失败。因承包厂长早已内定好了的,李这样做,只能惹仇结怨,自取其祸。所以这位临工厂长一上台,随即以“优化组合”之名,把李“移送”到总厂,总厂于当年328日下文通知李“待聘”,写明“待聘期头两个月发基本工资,以后再发两个月基本工资的70%,再以后就什么也没有,事实上已变相开除了。

李义尤对此不服,被逼四出告状,厂内外职工对此异议纷纷。有关领导生怕家丑外扬,只得于当年8月两次找李谈话,并表示可让李回厂上班:“但必须先行试用三个月”。李一听就火了:“我59年大学毕业试用期早满了,是正式国家干部、高级工程师,你们凭什么‘试用’?这不仅是对我人格的侮辱,也是对党和国家干部知识分子政策的否定,我不能接受。”谈话无果,不欢而散。从此,李成了流落社会无职、无业、无工资的下岗人员,全家仅靠妻子一人的微薄工资维持生活。无奈之下,李只好向各有关部门反映情况,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,反而激怒了东方公司当权人,故于199113日,干脆以李旷工28个月为借口,正式下文对李作除名处理。因此,李义尤几十年的工龄、职称,一切待遇就这样被统统剥夺了。更离谱的是:推来推去的高工档案,輾转几年,最后推给李义尤自己保管。

李在走投无路下,只好求助司法救济。李相信法律是公证的天平,会保护公民合法权益。谁知,反而被陷入法律怪圈出不来,直至被迫害致死!白云区劳动仲裁胡乱裁定为:“李义尤连续旷工28个月,经多次教育仍不改正,对其作除名处理是对的,本会予以支持。”再诉到白云区法院,法院将错就错,仍判决:“对其除名处理的裁决均无不当,本院予以支持。”后上诉到广州中院,中院错上加错,“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”.原来,这些主宰百姓荣辱生死的判官们,缺乏人性与执法理念,有的在权钱交响乐声中,失去良知,头昏眼花了,都成了“盲人摸象”中的瞎子,他们竟然不管纠纷形成过程及前因后果,更不看厂方先把李义尤“待聘”处理出去,以后又要“试用”才能回厂的基本事实,只把李被迫离厂下岗,失业流落在外的遭难时日,冷漠认定为“旷工”。这叫是非颠倒,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!

      然而,只要稍有良知稍有头脑的人,都看得清楚,这个强加的旷工罪名,跟本不能成立。单从字义上讲“旷   ”是空缺,荒废之意。“旷工”必须先有工可旷。法律上的“旷工”更只能针对有正常工作岗位的人才能形成。李义尤早在19883月就被“待聘”处理出去了,按现行话是正式下岗了。把下岗人员作“旷工”问处岂不要天下大乱?虽然四个月后,领导找李谈过两次话,表示让李回厂工作,但必须先“试用”三个月。这不仅有白纸黑字的文字根据,仲裁裁决书上也记载属实。証明领导叫李回厂,并非收回待聘成命,更不是恢复李原职,而只是试图给李从新就业的机会,想和李建立新的劳资关系而已。明摆着,“试用期”只适用初次参加工作或重新工作的人。李是几十年干龄的国家科技干部,不接受这个条件是理所当然的,说明新的劳资关系不存在。倘若建立新的劳资关系,雇佣双方是平等的民事主体,厂方有权提出“试用”为条件,李义尤当然也有权决定是否接受这条件,这和“旷工”沾不上边。决无不接受聘方条件,就以“旷工”问罪的道理。这和把下岗混作旷工一样荒缪,同样霸道无理!

可是,就是这样一个违背常理,荒谬绝论的案子,却长期得不到纠正。李义尤为此奔走呼号,申诉上访近十年无果,落得贫病交加,绝症缠身无钱医治。心力交瘁,于974月含恨离世。尚不足60岁!其妻刘继容接受丈夫遗托,接过丈夫申诉棒,继续走上艰难维权路。这十年来,倾尽全家所有,奔走四方,上下呼号,省、市直至中央各有关单位,各报刊、杂志,电台媒体都留下她的足迹和悲愤求助的声音,留下她含满血泪的上百万字的申诉材料,她成了当今最“牛”的上访人之一。虽然得到不少领导的同情、支持、批示、也获得上十家媒体披露和声援,但老百姓是当然的弱者,再“牛”也“牛”不过权力。特别法院判定型的案子,无论错得如何荒唐,也只能法院依法撤消纠正,其他人再不平、遣责、异议都无济于事。所以,李义尤,刘继容夫妇,前仆后继走上维权路,前后将近二十年,法院还是“顶牛”不动。坚持不改判。看来,此错案要错到底,也许要永远沉淀下去了!?/岂不可叹可悲?

维权路漫漫兮,何处求索?!

 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相关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相关评论无
发表、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
首 页 | 网站地图 | 隐私保护 | 免责声明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
主办: [石野焦点网]
新闻交流群:41758142 读者投诉群:91837665
Copyright © 2005-2013, All Rights Reserved
技术支持:石野焦点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