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标题文档
  关闭 打印本页
 
  共有 3648 位读者读过此文 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】    
 

李义尤案的焦点

  发表日期:2009年8月2日          【编辑录入:shiye

 

 

由于刘继容老人在长达十九年的不断上访和上诉,此案曾引起广东省和广州市多家政府的重视,但可惜都是毫无结果。

2002429,广东省高院李琦副院长约谈刘继容。在法庭上李副院长提出三点:

1、李义尤到企业工作后,还是不是国家干部,我们可以到市人事局、省人事厅,还可以到中组部调查;

2、李义尤有没有旷工;

3、李义尤有没有违纪。

对以上三点,刘继容当庭作了答复:

第一,59年大学本科毕业,科级企业唯一的高级工程师李义尤(下称李)是国家干部。穗府[1989]43号第3条有明确规定(见附件),市农业局安排工作时的“干部介绍信”、除名李义尤的东方公司的答辩状及农业局写的“李义尤情况汇报”都写明李义尤是国家干部,还有中组部转广东省府酌处的函件、广东省人事厅转市人事局处理的函件、市检察院转人事局的函件,更重要的是李义尤的个人档案仍留在我家里,这些都足以证明李义尤是国家干部(当庭递交了相关证据)。

第二,李义尤没有旷工。

首先,李承担的与进口设备配套的工程设计任务完成80%,非法承包者强行要李待聘后,工程流产,同时待聘的还有多名技术骨干,企业非法剥夺了李的劳动权利,李等三人当时问厂长赖国雄:“这样处理的依据是什么?”赖国雄说:“现在没有,找到依据再改正。”

其次,非法待聘四个月后,厂同意李一人回厂上班,前提条件是“必须试用三个月”。大学毕业、工作卅年,还要被临工试用,这一侮辱人格的条件,李无法接受。

再次,“试用三个月”只是提供重新再就业的机会,既然是重新确立劳务关系,双方就是平等主体民事法律关系,厂方有权提出“试用”,李也有权拒绝“试用”。新的工作岗位未确定,新的劳务关系未建立,“旷工”从何谈起?当时,双方处于劳动纠纷状态,不断上访,反映情况,但一直未能解决问题,根本不属“旷工”,更不是“无故”。

当时我把与李同时待聘的刘颂曾工程师请到法院了,刘工99年办了退休手续,还有原生产负责人陈庆祥,未联系上,不能出庭佐证,同时待聘的三名正式职工(聘用工程师除外),只认定李一人“旷工”,岂不荒唐?!

第三,李无任何违纪行为。职工违纪,可给予行政处分或经济处罚,是行政部门的事,不属法院主管,如果触犯刑律,则由司法机关依法惩处。李义尤、刘颂曾、陈庆祥三人待聘时曾问厂长赖国雄、公司经理郑汉来:“这样处理是否我们有什么错?”他们都承认:“从未说你们错过,只是优化组合不需要!”何来违纪?

约谈一个月后,我收到了广东省高院“受理通知书”;七个月后,又收到一纸不盖公章的“不处理通知书”(把法律文书当儿戏),实属荒谬!也违反了法发[2002]13号及法释[2002]24号文的规定。知情律师都说:“该案是100%的错案。”几次赴京上访,各阶层人士纷纷表示:“这类事件若在北京,决不会发生。看来广东太……”

 

十多年来,对李义尤案,各级主要领导都作了批示:

1、广州市总工会法律顾问处李主任看了“除名通知”说:“李工,国家干部没有除名规定,你若不怕打官司,就去申请劳动仲裁,仲裁一定会撤消东方公司对你的出名决定的。”故申请了劳动仲裁,不服,诉诸法院。

2、白云区区长陈年伟批示:“由于劳动仲裁的失职,把干部当工人处理了,使该案进了法院,我责成劳动局李局长复查!”

3、广州市黎子流市长两次批示:

1)恢复历史本来面目,在实事中求是非;

2)按《劳动法》拨乱反正,共产党人要有承认错误的勇气……设身处地,甚为难过。

4、现任市委书记林树森直接批示到市农业局:“恢复公职,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,把问题解决在农业局内部。”

5、常务副市长伍亮看了李义尤的档案袋说:“单位的做法是欠妥的,按穗府[1989]54号规定(见附件),是工人也不能除名。”后几次批示到市人事局(可查批文)。

6、广州市总工会原工会主席、后任市人大副主任王文赞在接访时说:“单位怎么这样做?就是劳改回来也要工作,也要吃饭嘛!”后交代市总工会《羊城工报》进行曝光(见附件)。

7、广州市劳动局原局长张应进在接访时说:“国家干部没有除名规定,劳动仲裁应该知道,看来是领导的素质问题。”

8、广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(市反贪局长)卢铁锋听了陈述后,生气地说:“该案程序都错了。”后告知将材料转到市人事局处理(见附件)。

9、广东省科干局有关人员看了“除名通知”生气地说:“完全乱套了,该‘除名通知’无法备案,报高工时找我们,处理高工时为何不报我们……”

10、广东省委常委、省人大原副主任曾定石批示:“《南方日报》编辑部,看了此件后,觉得白云机电厂赖国雄不按法规办事,不征求职工代表意见,就招聘饶方庭为机械分厂厂长的做法,从前后情况看,我认为这种做法是错误的,不符合党的知识分子政策。我同意范宜铁记者的意见,希望有关部门重视并妥善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
11、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广东省原书记谢非(已故)曾作过批示。

12、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原广东省委书记李长春批示:“请绍基同志亲自过问该案。” 李书记两次批示都是交省政法委陈绍基书记亲自过问,陈书记将批示亲自交省高院吕伯涛院长复查。

132002624,广东省检察院张学军检察长在接访时听了陈述后,告知身边的董科长(女)“是一宗错案,材料不要再转省高院,没用,直接交民行处调查!”

14、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广东省现任书记张德江批示:“要重视这个问题。”

1589年因株连,我找主管市农业局局长李成业,他说:“自从你们的事发生后,农业局就没有安宁过。”“局长,这难道是我们的责任?”我反问。“那当然,也不怪你们。”局长说。15年了,李义尤已被迫害致死,怪谁呢??!

16、农业局党委书记孟广杰对李义尤说:“农业局没有处理你,你还是国家干部,高级工程师。”

 

新闻媒体曝光的有:

19921219,《南方日报》内参(有省人大副主任曾定石的批示);

1994728,《羊城工报》:李高工缘何被“炒”?

1996413,《粤港信息日报》:为正名分,八年上访、上诉……

19969216日、1014,《广东劳动报》连载:“我们为李工鸣不平”;

199759,《新华社》内参:高级工程师被“炒”,“搁置”八年申诉无门;

19982月,《法制》期刊:“一个高工生命的最后十年”;

20005月,《广东科技报》:悲剧,由“下岗”开始?

2000728,广东《新闻人物报》:高工被炒,十年啼冤为“名分”,死未瞑目,遗孀又踏上访路;

从各级主要领导的批示及多家媒体的舆论监督,足以证明李义尤案从一开始,仲裁错误,一审错误,二审一错再错,连最基本的事实都不尊重,不认定,何来公正可言?李义尤在有生之年,冤案不平,含恨而逝,其妻刘继容只能是生命不息、申诉不止了。根据胡锦涛同志的讲话:“立党为公,执政为民”,请有关领导及法律监督部门监督查处,还正义与民!

(此录音为李义尤遗孀刘继容 提供)

 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相关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相关评论无
发表、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
首 页 | 网站地图 | 隐私保护 | 免责声明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
主办: [石野焦点网]
新闻交流群:41758142 读者投诉群:91837665
Copyright © 2005-2013, All Rights Reserved
技术支持:石野焦点网